管窥我国英语语言学教材的现状与英语语言学教学


 [中图分类号]H319


  [文献标识码]A


  1.引言


  英语语言学概论是高等院校英语专业的基础课程之一,它是研究英语这种语言的学科。目前高校中普遍存在着语言学教学方法单一、教学内容难懂的情况。针对这些情况,我们应当反思英语语言学的教学。首当其冲的一个问题是英语语言学教材。进而如何选择一种恰当的语言学教材是广大外语教育工作者应该深思的问题。多年以来,各高校使用的语言学教材多是胡壮麟等编著的《语言学教程》(1988)和戴炜栋等(1989)编著的《简明英语语言学教程》(修订本)。但由于目前英语语言学教材的版本越来越多,很多高校也采用了其它语言学教材。针对这种情况,笔者认为,有必要对我国英语语言学教材的建设情况进行调查,以期对英语语言学教学有所启发。


  2.英语语言学教材建设的重要性


  国家教育部《关于外语专业面向21世纪本科教育改革的若干意见》(简称《意见》)和2000年出版的《高等学校英语专业英语教学大纲》(简称《大纲》)为全国高校英语专业课程体系改革提供了指导性意见。《大纲》指出,21世纪英语专业人才应该具有宽广的知识面、一定的专业知识。语言学方面的知识正是其中所需。在课程设置方面,《大纲》将英语专业的课程分为三种类型,语言学被列为英语专业知识课程模块的一门必修课,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在英语专业语言学课程受到高度重视的时候,我们必须同样重视英语语言学的教材建设;另外,高校英语语言学教学也出现了一定问题,由于英语语言学的内容有一定的难度和深度,大部分学生在初步接触语言学时会感到枯燥。其实,长期以来,英语语言学课程教学一直处于一种难以摆脱的困境。教师课堂授课“照本宣科”,学生对于抽象的理论“一知半解”,教学内容艰深、教学形式单一、教学效果较差。根据潘之欣(2002)对全国范围内英语系开设该课程的具体情况调查,语言学课程的教学目的依然停留在语言理论知识的传授,忽视理论知识实际运用能力的培养,因此最终影响教学效果。有相当数量的学生体会不到学习该课程的乐趣,只有一些立志于考研、将来从事语言学研究的学生能够克服困难,坚持学习。在相当一部分院校中,该门课程考试几乎是不及格学生比率最高的一门课,这些考试不及格的学生认为语言学课理论性太强、内容枯燥乏味、深奥难懂;另外,他们还认为该课程对于促进英语水平没有用处,术语又多又难记又没用,因此产生一种畏学情绪。从教师这一方面来说,能够真正胜任该门课程教学的教师较少,很多教师不愿承担该门课程的教学任务,因此也存在一种与学生畏学情绪差不多的畏教情绪,普遍觉得语言学课难度大,课堂教学极易造成照本宣科的局面,不容易体现自己的教学水平,很难有好的效果。(鞠玉梅,2007:31)再者,当今我国学者对英语语言学的研究力度与深度大大加强,国内学界出现了大量的关于英语语言学的教材,这为我们进行选择提供了充分的资源。因此,选择一种利于教学、适合学生口味的英语语言学教材是外语教育工作者面临的重大问题和任务。


  3.我国高校英语语言学教材的使用情况


  一般来说,我国高校开始重视英语语言学教学是20世纪80年代。代表学校是国内著名的外语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编写了国内最早的一本英语语言学教材――《简明英语语言学教程》。根据潘之欣(2002)的研究,大部分高校选择使用的教材集中在胡壮麟等编著的《语言学教程》(1988)和戴炜栋等编著的《简明英语语言学教程》(1989)(修订本)。但由于近年来高校英语专业使用的语言学教材发生了很大变化,同时为了掌握国内高校英语专业所开设的“语言学导论”教材的使用情况,笔者随机对全国范围内的十五所高校的外语学院或外语系做了一次问卷调查,范围遍及东北、西北、华北、华东、华中、华南、西南。学校类型包括综合大学、外语大学或学院、师范、文法、理工、财经、农学、交通等。由于笔者随机抽取样品的原因,我们的数据具有很大的真实可靠性。调查结果表如下:


  我国英语语言学教材使用调查表


  从上表中,我们发现,无论是东北、西北还是华北、华中的大学,无论是什么类型的大学,其外语学院或外语系使用的教材无非是如下几种:《语言学教程》(修订本)(胡壮麟主编,2001年版)、《新编简明英语语言学教程》(戴炜栋、何兆熊主编,2002年版)以及《新编语言学教程》(刘润清、文旭主编,2006年版)。当然大部分学校的外语学院采用的教材是前两者,自从2006年刘润清与文旭先生编著的《新编语言学教程》出版后,很多高校将其作为英语语言学的主要教材,这是因为此教材以《高等学校英语专业英语教学大纲》为基本依据,参考借鉴大量国内外同类教材,具有内容丰富、重点突出、涵盖语言学领域的核心内容、反映当代语言学的最新理论和研究成果、注重可操作性、讲练结合、语言简明生动、深入浅出等利于学生学习、教学的特点;另外,在调查中,我们发现,有些学校正在考虑使用一些新教材如郑超2006年主编的《当代语言学导论》,因为《导论》由郑超教授一人执笔编著。这样似乎更有利于建立新体系,形成带有开放性、支持性和引导性的教学思想。该书通过清新的文笔、大量的语言事实来构建多角度、多模式的教学过程,让初学者沿着主要路径思考,的确是用于指导英语系本科生课堂内外学习的好教材;再者,从上表中,我们也不难发现,相对于潘之欣(2002)的研究,目前大部分高校选择使用的教材比五年前有了很大改变,即现在采用的都是胡壮麟教授和戴炜栋教授所各自编著的语言学教材的修订本,这正映现了当前英语语言学教材层出不穷的现象。调查中我们也发现,高校之所以更换英语语言学教材是因为原有的旧教材已经使用了十多年,书中一些理论已经过时,而且很多新的语言学理论也没有被加入进去,无法跟上时代的步伐。新的语言学教材的使用则能满足现代高校英语专业学生学习英语语言学的需要,能够吸收新近出现的语言学基础理论,使这门学科得到极大的充实,有效促进英语语言学教与学。